•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3-09
  • 北京市延庆区融媒体中心今天揭牌成立 2019-03-09
  • 韩国地选结果轮廓初现 文在寅所在党派大获全胜 2019-03-01
  • 不管怎么修饰辞藻,只要放弃革命,就是苏联的结果,还用证明吗? 2019-03-01
  • 广灵县筹建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9-02-27
  • 40th anniversary of reform and opening 2019-02-27
  • 中国空军歼—20战机首次开展海上方向实战化训练 2019-02-22
  • 候选案例:我是创益人 2018-11-21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1-20
  • 他是受了启发才明白这个道理。而这个道理是对的。两个人组合,必须要产生两个人接续,才能保持力量的延续。人口数量的衰退,一定是两种原因,一是战争,而是生产能力的提升 2018-11-20
  • 宜居中国厕所革命论坛举办 成立首个专业厕所革命研究所--旅游频道 2018-11-19
  • 国内首届GMF电竞音乐节将在深举行 2018-11-19
  • 湖北体彩十一选5走势图:第1709章 借太阳光

            一道白色的光芒,从威尔金森的头顶射出,直直的冲向了璀璨的星空,仿佛要撕开黑色夜空的帘幕一般,亮度,已经可以和岛屿正中央还没散场的夜场房顶上朝天的水银探照灯相比。

            威尔金森需要施法前摇,术前吟唱,宋晓冬则需要继续充电,于是宋晓冬没有趁着威尔金森变身的时间上去偷袭,而是继续吸收脚下的藤蔓输送过来的源源不断的生命的力量。

            白色的光芒,一直上升到了星星那么高。

            然后,不知道是宋晓冬眼花了,还是真的生了,黑色的星空中,开了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圆洞,白色的光芒,飞进了黑色的夜空后面,仿佛一道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到了窗外一般。

            宋晓冬看的清楚,那黑色的圆洞里面,是纯白色的一片光芒,什么都没有。

            “那就是印第安人眼中的天堂吗?”

            宋晓冬看得出神了,这时候,从星星那么高的地方,徐徐降落下来,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宋晓冬感受了一下,不夹杂着一丝人的意识和精神的力量,这是蓬勃的,纯自然的力量。

            宋晓冬干脆停掉了双眼的绿色光芒,直接用肉眼观察,现这一道光芒并非是仅存于意识和想象当中,而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一瞬间,整座岛屿,甚至于整片海域,都被照亮了。

            那种熟悉的明亮,熟悉的温度,让宋晓冬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一道光芒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道太阳光。

            突然间,隐遁在黑暗当中的一切都显露原型,所有的阴影都全部消失,所以隐藏在黑暗中的枪口也都突然显露。

            加里森等人、躲藏在黑暗中的狙击手们,冯灿、郑雅兰胡晨曦等人,看见了这一道从天上落下来的太阳光,都惊讶的待在了原地,很长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直到在刺眼的太阳光线之中,看见了敌人。

            短暂的宁静之后,立即响起了枪声,郑雅兰胡晨曦、内维尔拉维妮娅,以及冯灿,开始和阿根廷方面的狙击手们进行激烈的交火。

            冯灿重新给狙击步枪安装好消音器,因为有了郑雅兰胡晨曦等人的支持,他们会和冯灿一起吸引火力,?;ぢ懵对诳盏厣系乃蜗?,于是海港的空地上,开始回荡着一阵阵轰隆隆的沉闷的枪响,仿佛打雷一般。

            狙击步枪的枪声实在是太大了,就是安装了消声器也是一样轰隆隆的响。

            生活之中,总有一个瞬间,会让人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假的,自己是一个被放在小笼子里面供人观赏的小动物,自己的世界,只是外面的人的一个小小的宠物笼子。

            比如现在,黑夜就像是一张黑色的帘子,星星就是帘子上面不知道被谁无聊的打出来的枪眼,从里面透过来帘幕上面的光芒,所以黑夜并不是黑夜,而是天上被遮住了帘子,天的上面仍然是明亮的白天。

            刚刚那一瞬间,已经可以证明这一切了,所有人看见那小小的孔洞里面投过来的白光和金光,都会让在现场的人产生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戳破了黑夜的帘子,外面是明亮的。

            金色的光芒,照射在了威尔金森金色的面具上。

            面具上的金光大盛,重新恢复到了金里透红的状态。

            “我们有诸葛亮借东风的事情,想不到我今天居然还遇见一个借太阳光的,这下可有点麻烦了,这东西巅峰状态比我的最强状态还要强,我现在根本不能重新恢复淬炼之身,不是对手??!”宋晓冬心里暗叫不好。

            就算是宋晓冬能够靠地下的藤蔓恢复自己的精力,但是想要直接恢复到巅峰状态那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威尔金森则恢复了,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强了。

            “呀!”

            威尔金森被自己身上蓬勃的光的力量所振奋了,兴奋地对着天空出一声提升自己士气的怒吼。

            宋晓冬也深呼一口气,他的力量只恢复到了不到五成。

            但是,还是能够短暂地,达到自己的巅峰状态的。

            于是,宋晓冬运转真气,重新催动自己的淬炼之体,全身上下,都开始绿光,身上不再有纹身和藤蔓,因为所有的真气,都和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合,浑然一体,不再有血肉和真气的区别。

            “这么短的时间,你居然能够恢复到这种程度?好,你这样的实力,我认可你,你确实有挑战世界上所有异能管理部门的资格,但是,你,还是得死!”威尔金森说完,一跃而起,双脚深深地陷入到了地面中,踩出了两个深坑,然后身体拔地而起,飞到了几米高的距离,再重重地向宋晓冬砸下来。

            宋晓冬的真气恢复的不多,不能挥霍,不敢再硬接威尔金森的拳头,同样是双脚一蹬,但是没有凭空而起,直接直接向后倒退过去。

            “轰!”

            仿佛陨石落地一般,强大的冲击力掀起来周围一米范围内的所有混凝土地皮,混凝土碎块和强大的冲击波仿佛一道墙一般撞向宋晓冬,宋晓冬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安全落地调整姿态,但是却猛然间现,威尔金森的这一招威力居然如此巨大,就算是没有达到宋晓冬,也一样可以给宋晓冬造成巨大的杀伤。

            宋晓冬再一次被打飞。

            威尔金森的攻击变得更加急躁也更有攻击性,落地之后,还不等宋晓冬落地,就已经冲上来,用形如鬼魅一般的度,跑上来要踢威尔金森。

            威尔金森对着宋晓冬的肚子就是一脚,想要射门,宋晓冬已经是短暂的巅峰状态,自然来得及反应,不会给威尔金森这样一个白捡的机会,两只手托住了威尔金森的脚。

            宋晓冬还是被当成球给踢飞了出去,但是毕竟是保住了肚子。

            宋晓冬和威尔金森间隔十几米的距离,宋晓冬飞出去之后在空中调整姿态,重新以站着的姿态落地。

            这简直就是人类的一大步啊,宋晓冬终于不用躺着落地了。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手疼

            宋晓冬感觉自己手疼,摊开双手,现自己的两只手都被烫的起了水泡,甚至有一部分都被烧红了。

            宋晓冬再仔细看,威尔金森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烧光了,身上开始生变化,战斗背心战斗背包都烧成了灰烬,鞋子也烧的冒黑烟,身上,则从现代人的装束,变成了太阳神的形象。

            现在的威尔金森已经不能算作是一个人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会动的太阳神的金子雕像。

            而且,还是被烧红了的金子,现在威尔金森身上的温度,已经有两千度都不止了。

            威尔金森冲上来,和宋晓冬赤手空拳又打了几拳,有来有回,一拳打在宋晓冬的身上就烧黑一片皮肤,打出一个坑来,而宋晓冬打在威尔金森的身上,则和打在黄金和石头上一样,不会生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也是宋晓冬自己的变化,就是拳头打在威尔金森烫的皮肤上,立即把宋晓冬的两只拳头都烫的长满水泡。

            宋晓冬被威尔金森打的畏手畏脚,终于,威尔金森找到一个机会,一拳打在了宋晓冬的太阳穴上。

            宋晓冬被打飞,落在地上,身上的浑然一体的绿光退去,威尔金森一拳把宋晓冬给打破功了,真气紊乱,意识模糊,没有办法再支撑孟章神君的淬炼之体,体内的真气也耗费的差不多了。

            这一下宋晓冬是真的山穷水尽了。

            威尔金森一步一步地走到宋晓冬的跟前。

            “就算你没有机会挑战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异能管理部门了,但是,他们都会记得你,会把你当成一个重要的研究对象,进行长期的分析研究,你现在死了,也已经值了?!蓖鹕叩剿蜗拿媲?,宋晓冬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连呼吸也都停止了。

            威尔金森举起了拳头。

            拳头上开始光。

            威尔金森俯下身来。

            宋晓冬醒了过来,咳嗽了几声。

            “和我一起死吧!”

            威尔金森刚要力,宋晓冬突然间翻过身来,面对着威尔金森。

            宋晓冬的右眼,变成了蓝色。

            “什么?”威尔金森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威尔金森的拳头开始微微颤抖。

            “你,你,你是什么?”面具下面,威尔金森看向宋晓冬的眼神充满了惊恐。

            “你是什么?”

            宋晓冬蓝色的右眼一直盯着威尔金森的金色面具看,威尔金森的拳头最终还是没有挥的下去,反而是整个人仿佛得了羊角风一般开始不断地抽搐,最后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宋晓冬的蓝色右眼,和孟章神君的法术之间有一点冲突,宋晓冬的眼睛变成绿色的时候,就不能变成蓝色,变成蓝色的时候,只能变成绿色,一只眼睛蓝,一只眼睛绿的状态只有在刚刚获得野生的大脑的能力的时候才出现过一次。

            两个不同的生命形式之间的融合是漫长而痛苦的,宋晓冬只能等待自己所有的木系灵气几乎都消耗完,才能够使出这一招。

            真正强大的力量不需要什么花哨的动作,仅仅用眼神,就能够形成压倒性的力量,渺小的人类的精神力量在野生的大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来自人的创造的神的力量也不在话下,宋晓冬说服了野生的大脑,也不是孟章神君的力量有多强,而是那种旺盛的生命和希望的境界,吸引了它。

            “不,这不可能!”

            “我使用的,可是主神的力量!”

            威尔金森头上的面具对外散的光线更加明亮了,仿佛要把整片天空,和港口这一片空地全部照亮一般。

            而且,这光线还在向外辐射着能量。

            强烈的热量,晒的宋晓冬的皮肤开始冒烟、开裂和焦糊。

            宋晓冬一跺脚,从自己面前的地面上凭空生长出一面藤蔓组成的墙壁,遮挡住了这金色的光线。

            宋晓冬只是在使用右眼力而已,就算是视线被藤蔓完全遮挡,也一样能够压制威尔金森。

            “这怎么可能?”

            威尔金森的面具正在融化,融化成为金水,从威尔金森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的脸上掉落在地上,凝固成为各种不规则形状的金块。

            “你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力量,为什么现在才开始用?”威尔金森完全无法招架宋晓冬这蓝色的眼神,身子矮下去,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

            “因为这不是我的力量,我希望凭借我自己打败你?!?

            “可是后来我想了想,我祖师爷的力量也不是我的力量?!?

            “只要能够为我所用的力量,都是我的力量?!?

            宋晓冬面前的藤蔓被强光照射,一瞬间就烧成了灰烬,但是威尔金森也终于是强弩之末,脸上的面具彻底融化了,露出了烧的狰狞的五官,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机已经绝了。

            宋晓冬的状态看起来还不如威尔金森,威尔金森全身赤裸,身上的金光消失,断掉的右手还是断掉的,只是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丝伤痕,除了脸上已经被烧成了黑炭。

            而宋晓冬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好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

            宋晓冬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衣服,束缚自己施展各种招数。

            因为衣服一戳就是一个窟窿,而宋晓冬是一个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会生长藤蔓的人。

            宋晓冬想了想,脱下了早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内衣内裤都脱了个精光,连鞋都脱掉了,然后一跺脚,腰间和脚底都生出来许多的藤蔓,编织成为了非常简陋的草裙和草鞋。

            宋晓冬松了一口气,坐下来。

            “嘭!”

            这时候,一枚狙击枪子弹,贴着宋晓冬的头皮飞过,打在了远处的水泥地面上。

            水泥地面已经被宋晓冬和威尔金森打成了黄土地面,几十米的范围内,几乎没有一块平整的土地了,地面上还掉落了几截断肢,有宋晓冬的,也有威尔金森的。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其他国家的异能管理部门的实力啊。不过,我这一只蓝眼睛的精神力量,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够克制,打不过的时候我就用这只眼睛,不管来的人多么厉害,我都稳赢?!?

            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这是要干什么?

            “来吧,杂碎们,我听说你们都对我们华国的异能管理部门感兴趣,今天我就让你们了解一下,我们华国的玄门正法,到底有多厉害!”

            宋晓冬回过神来,知道周围还有许多阿根廷方面的偷偷摸摸的狙击手。

            宋晓冬站起来,站在海港空地的中间的坑里,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转了一个圈。

            在宋晓冬蓝色的眼睛里,所有没有智慧,没有大脑的东西,都是根本看不见的,而人的脑电活动,则能够清清楚楚的显现,对比非常的强烈,无论是躲在集装箱后面,航站楼的后面,还是两个集装箱之间的缝隙里面,都是一样的没有办法逃过宋晓冬的眼睛。

            宋晓冬查了一下,一共有四个狙击小组,两人一组,八个人,已经把宋晓冬给包围了,很多狙击镜,都一直在追随着宋晓冬,等待着宋晓冬静止不动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

            狙击小组,在准备瞄准聚集宋晓冬的同时,郑雅兰胡晨曦、内维尔和拉维妮娅等人也在瞄准着这些狙击小组。

            冯灿则遭遇了加里森等人。

            郑雅兰屏气凝神,透过狙击镜,看见了另外一个狙击手的脑袋,穿着一身夜行衣,头戴黑色头盔,正准备扣动扳机。

            郑雅兰准备在他开枪打宋晓冬之前,先开枪把他给打死。

            但是郑雅兰透过狙击镜,突然间看见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宋晓冬已经静止不动了,现在是击杀宋晓冬最佳的机会,可是已经被郑雅兰给盯上的这个狙击手,并没能抓住机会。

            更吓人的是,狙击手的眼睛,在黑洞洞的集装箱里面,居然起了蓝色的光芒。

            “嗯?”郑雅兰疑惑。

            “怎么了?”听见郑雅兰动静的胡晨曦凑过来。

            “你看?!?

            胡晨曦拿起观察望远镜看向郑雅兰瞄准的方向。

            被狙击的狙击手,两只眼睛冒和宋晓冬的右眼一样的蓝光,目光呆滞,行动僵硬,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自己的手枪,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

            “这,这是要干什么?”胡晨曦被自己看到的景象吓了一跳。

            “难道是宋晓冬干的?”郑雅兰问道。

            “先看看?!焙筷厮档?。

            “别的枪手也是这样的吗?”郑雅兰问胡晨曦。

            “我看看?!?

            胡晨曦拿起观察望远镜,还没转移到其他观察点,突然间就想起了枪声。

            “??!”

            郑雅兰吓的低声叫了一声。

            仔细听,听得出来,这不是一声枪响,而是许多声枪响,来自不同的方向,只是都在同一时间开枪而已。

            “都死了!”郑雅兰都忘记了自己是在潜伏狙击,说话嗓门非常大。

            枪声暴露了这四个狙击小组的位置,胡晨曦一一探查,现,狙击手和观察员都死了,都是头被爆头,手里拿着手枪。

            “宋晓冬这战斗力,难怪要单挑世界上所有的异能管理部门,咱们o63,也能这么挺直腰杆,如果宋晓冬这一仗打的好,将来咱们o63执行海外任务将会好办的多,不用再担心什么阿猫阿狗都敢上门来挑战了!”胡晨曦有些兴奋地对郑雅兰说道。

            “真的会有人来吗?”郑雅兰将信将疑地问胡晨曦。

            “一定会来的,艾丽西亚他们的报纸都刊登了文章了,一定会有人来凑热闹,正要让宋晓冬狠狠的揍他们,让这些人,以后在o63执行任务的时候,都离得远一点!”胡晨曦说道。

            “我们现在怎么办?”郑雅兰问胡晨曦。

            “问张副组长?!?

            “哦?!?

            “张副组长,和宋晓冬交战的敌人已经被宋晓冬击毙。四个狙击小组,全部被宋晓冬控制,持枪自杀?!敝Q爬技蚨痰叵蛘判朔苫惚ㄕ匠〉那榭?。

            “冯灿呢?”张兴飞问郑雅兰。

            “不知道,暂时没有联系?!敝Q爬蓟卮?。

            “你们分工,你们两个?;し氩?,要内维尔他们?;に蜗??!闭判朔啥灾Q爬妓档?。

            “明白!”

            张兴飞让哈格罗夫联系内维尔和拉维妮娅。

            “内维尔?”

            “队长?!?

            “你们两个,继续潜伏,?;に蜗?,可能还会有其他的敌人?!惫衤薹蚨阅谖档?。

            “是?!?

            张兴飞又联系宋晓冬。

            宋晓冬的衣服已经烧坏了,无线电也烧坏了,失去了和所有人的联络。

            张兴飞再联系内维尔和拉维妮娅。

            “宋晓冬状态怎么样?”

            “宋晓冬毫无伤,但是衣服全部坏掉了,全身上下只围着一件草裙,穿着一双草鞋?!蹦谖卮?。

            张兴飞点点头。

            胡晨曦和郑雅兰去找冯灿,现场已经没有了其他的狙击手,所以所有的制高点和狙击点都是胡晨曦和郑雅兰的,两个人爬到了三层集装箱的最高点,使用夜视镜观察了好长时间,终于在两排集装箱之间的缝隙里面找到了冯灿,冯灿正在和加里森,以及其他几个枪手僵持。

            几个枪手都瞄准了冯灿。

            “不行了,人太多了,打不过来?!敝Q爬际耸?,除了加里森,还有四个枪手,都瞄准了冯灿,而冯灿赤手空拳,腰间的枪都没拔出来。

            “要不要联系一下冯灿?”胡晨曦问郑雅兰。

            “你疯了?这个关键时刻,你让冯灿分神?”郑雅兰问胡晨曦。

            “那怎么办?”

            “我找找角度,看看能不能一枪打死两个,剩下的就看冯灿的造化了?!敝Q爬妓档?。

            “能行吗?”胡晨曦质疑。

            “枪一响,他们就分神,冯灿这么聪明,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逃跑?!敝Q爬挤浅5南嘈欧氩拥姆从δ芰?。

            “好,那听你的?!?

            郑雅兰拎着长的狙击步枪,在集装箱的顶上走来走去,找到了一个两个人重叠的角度,架好枪,瞄准,胡晨曦给郑雅兰查弹道表。

            夜深了,基本没有风。

            冯灿在和加里森交谈。

            “投降吧,这里是阿根廷,你们的人再厉害,我们封锁港口,根本逃不出去的?!奔永锷苑氩铀档?。

            冯灿一言不,也不看加里森,眼睛一直在盯着四个人的枪口。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这么莽呢?

            “你以为你能快过这四杆枪?”加里森看见了冯灿的眼睛,知道冯灿在想什么。

            冯灿的位置实在是尴尬,两伙人就像是决斗的牛仔一般,站在两排集装箱中间的空地上,周围没有任何遮挡和掩体,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冯灿度再快,想要从四杆黑洞洞的自动步枪的枪口下活下来,也是不太可能的。

            但是其实加里森心里并没有底,因为刚刚冯灿在船上突然间闯出来的时候的那几招,度如同鬼魅一般,让加里森也摸不准,自己身后这四把枪,是不是真的就能够把冯灿给打死。

            “冯灿啊,机灵一点啊,别看见死人了,就愣住不动了!”郑雅兰嘴上嘀咕着,瞄准,开枪。

            狙击枪的枪声比子弹慢,一枪下来,人先被打碎了,然后才能听见枪声。

            加里森还在说话,突然听见一声“啪叽!”的声音,然后感觉自己后背沾上了一些温热的碎块,回过头来,看见自己身后两个人,已经被一石二鸟,同时打穿了肚子,打出了一个篮球大小的洞。

            冯灿非常果断,看见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突然间原地爆炸,立即行动,一个前扑,直接扑向了另外一个没被打中的枪手。

            看见冯灿冲上来,即将被扑到的枪手立即抬起枪口来,对着冯灿就是一梭子子弹。

            但是冯灿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空中调整了一下姿态,一个背越式,身子凭空拉高一段距离,飞到了比枪手的身高还要高的位置。

            一梭子子弹落空,冯灿落在了剩下的两个枪手的中间。

            “该死!”郑雅兰骂了一句。

            “她怎么和宋晓冬一样呢,这么莽呢!趁着这几个人回头你跑就完了!”郑雅兰瞄准,冯灿和其他几个人之间距离太近,没有了射击的机会。

            冯灿落在两个枪手中间,趁着第一个枪手转身的功夫,走上来,一把抓住了后面一个枪手的枪管。

            枪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枪不肯放松,冯灿一怒之下,直接掰弯了枪管,把枪管扭成了直角。

            后面的这个枪手,低下头,看着自己歪了枪管的枪,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冯灿伸出右手,五根手指甲直接刺进了他的咽喉,让他把惊讶带到阎王殿去吧。

            这时候,冯灿身后的这个枪手终于转身过来,对着冯灿举起了枪,冯灿直接躺倒在地。

            “哒哒哒哒!”

            一梭子子弹又落空,枪手看见冯灿倒在地上,连忙压低枪口,准备打地面。

            “就是现在!”

            郑雅兰瞄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样一个拉开了距离的机会,果断开枪。

            “嘭!”

            一枪下去,枪手头被打碎,只剩下一小节脊柱,从脖子位置断裂,不断的往高空喷血。

            加里森反应比两个枪手要快,看见冯灿倒地,对准冯灿就是一手枪,冯灿一个后滚翻,站起身来,然后一个原地起跳。

            “哇哦!”

            郑雅兰在狙击枪瞄准镜里面看见这个动作,出了一声惊呼。

            “呵!飞人啊简直!”胡晨曦也随之出了一声惊叹。

            还没等郑雅兰和胡晨曦消化掉看见冯灿这十米原地提高的优秀成绩给他们带来的惊愕,现场又生了另外一件事。

            加里森也跳了起来。

            冯灿落在集装箱的上面,踩出了一连串“咣咣”的响声之后才站稳脚跟,抬起头来,却听见了另外一声巨响,加里森,也从距离集装箱顶部十米的距离,一个立定跳高,把自己的身体拔了上来。

            冯灿脸上表情严肃起来,知道这个加里森,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儿。

            “瞄准瞄准!”胡晨曦赶紧拍打郑雅兰的后背。

            “别拍我!正瞄着呢!两个人距离太近了,角度也太小了,这么远的距离,打到冯灿怎么办?”郑雅兰对胡晨曦吼道。

            “刚刚你怎么打中的?”

            “刚刚高度不一样!得等机会!”

            冯灿和加里森对峙。

            “你们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总要留下几具尸体来吧?”加里森问冯灿。

            “我只是在执行我们的任务?!狈氩踊卮?。

            “在别国领土上执行?”加里森问冯灿。

            “你们不允许我们的船只合法进入你们领土?!狈氩踊卮?。

            “你们打算在我们的领土上进行科考,就应该征得我们的许可,我们不同意,你们就没有权利出入?!奔永锷档?。

            “这个区域是你们和英国的争议搁置地带?!狈氩铀档?。

            “可是你现在脚下的地面,总归是我们的合法领土吧?”加里森问冯灿。

            “我们是你国的珊瑚?;ぷ橹陀兜幕繁Vㄗ饕荡系墓ぷ魅嗽?,我们证件齐全,你可以登船检查?!狈氩铀档?。

            “哼,假证你也好意思拿出来给我看?”

            “废话少说,今天,那个男人,和你,必须留下尸体来?!焙呀崾?,加里森动了杀心。

            加里森的身体结构和特性非常的特殊,身体柔韧度非常好,能够摆出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姿势,因此在战斗过程中经常凭借正常人不可能做出来的姿势来击杀敌人,同时还接受过强化人的训练和实验,力量度和反应能力也远远过普通人,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级战士,对上冯灿,两个人也是半斤八两。

            加里森双脚没有动,但是腰却向后拉长,延展,整个人的身高仿佛延展了一倍一般,两只手握拳,仿佛拉开的弹弓一般,舒展开身体之后,用力一甩,把两只拳头,甩向了冯灿。

            冯灿之前和加里森交过手,知道加里森的身体特性不一般,但是也没有想到是这么的不一般,冯灿眼睛跟着加里森的拳头上来来回,拳头打到眼前才反应过来,向后退去。

            “什么?”

            冯灿一步退出半米,可是,那拳头却能够跟着冯灿继续打上来,身体已经完成了直角,两只胳膊延展的仿佛和两条腿一样长了。

            冯灿没有想到,加里森的拳头能够伸长这么长,所以只向后退了半步,以为躲开加里森的拳头完全足够,可是冯灿错了。

            “砰!”

            第二千九百四十九章你怎么不死呢?

            加里森的拳头捶在了冯灿的两边肩膀,出一声巨响,冯灿吃痛,疼的龇牙咧嘴,同时连连向后退去,两只脚踩在集装箱顶上,踩出了好几个凹陷。

            加里森没有停下来,而是从自己的腰间拔出来两把爪子刀,一只手抓一把,一点一点地迈着小碎步,向冯灿走过来。

            冯灿一招就吃亏了,这在之前暗夜宗的实验室里面是从来不存在的事情,向来都是冯灿一招把别人毙命。

            现在加里森双手握紧爪子刀,咄咄逼人,比之前的拳头,更危险了。

            加里森刻意的和冯灿拉近距离,因为先加里森特殊的身体素质,只有在近身搏击的时候才能够挥出最大的优势,其次,两个人距离离得近,远处的郑雅兰就一直找不到射击角度。

            冯灿有一点点紧张。

            这在以前也是从过来没有过的。

            加里森不愧是阿根廷方面派来的行动小组的队长,确实非同常人。

            加里森向前走,但是冯灿也并没有后退。

            气势不能输。

            冯灿进入了加里森的攻击范围。

            加里森一只手在前一只手在后,一把爪子刀刀尖向前,一把爪子刀刀尖向后。

            这是要和冯灿玩小陀螺的节奏。

            果不其然,加里森微微地拧动了一下腰。

            如果是宋晓冬和加里森交手,宋晓冬就能够现,加里森腰间的肌肉,正在逐渐紧绷,加里森的真气,正在一点一点的往腰上汇集。

            腰肢力量几乎是技击高手和普通人之间最核心的素质区别,多吉本玛能够把一身的鱼钩甩的出神入化,凭借的就是腰肢力量,扎马步,看似是在练习腿部力量,其实,腰部在扎马步的过程中也一直紧绷。

            腰能练到铁板一块,就能够打出整劲,把全身的力量都爆在一个点上。

            加里森果然开始旋转,两只手紧紧地贴在身子上,身子向冯灿倾斜,爪子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致命的光芒,袭向冯灿的胸膛。

            冯灿伸手就要抓住加里森的胳膊。

            加里森并没有及时变招,而是任凭冯灿把自己的胳膊给抓住。

            冯灿的手仿佛一把火钳子一般坚硬,一只手就轻轻地钳住了加里森的胳膊。

            “???”

            冯灿握着加里森的小臂,眼睛瞪的溜圆,眼神里写满了惊讶。

            冯灿一用力,把加里森的胳膊,给捏的缩小了一圈。

            冯灿根本感受不到加里森胳膊里有骨骼存在,握在手里的感觉就好像握着一根胶皮软管一般,只是比普通的胶皮软管要更硬一些。

            加里森全身上下的骨骼已经被改良过了,早已经不是正常的人体组织,而是一种能够支撑人体重量,但是韧性却非常好的仿生材料,最大程度地挥加里森的优点。

            冯灿就算是抓住了加里森的胳膊,也不能阻止胳膊和手臂继续的以骨折了一边的角度弯曲,爪子刀的力量并没有消失,就好像是突然间被挡住了线的钟摆,爪子刀就好像是摆锤一般继续运动,割开了冯灿肚皮上的衣服,留下了一道刀疤。

            “啊~”

            冯灿一声惨叫,向后退去,松开了加里森的手,低下头看见自己的战斗背心给割开了一个口子,抬起头来,现加里森没有给自己反应的机会,因为加里森的身子在继续扭转,身体已经转过了9o°,另一把爪子刀也要划向冯灿的肚皮。

            冯灿这次学聪明了,直接伸手抓加里森的手腕,而不是抓手臂,抓住了手腕,身体再有弹性也完全无用。

            果然,加里森的手腕被冯灿抓住,手上的爪子刀挥不下去,手臂被拉的老长,然后又弹了回来。

            借助回弹的力量,加里森已经转过去的另外一只手又回弹回来,爪子刀再一次划向冯灿,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划向冯灿的肚皮,而是直接下了杀手,要划破冯灿的咽喉。

            冯灿和加里森打斗非常的不舒服,仿佛是在和一个坚韧的水气球,或者热水袋在打架,浑身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办法下手,两只手还都抓着爪子刀,实在是难缠。

            看见加里森的另外一只手又抡回来,冯灿没有办法,向后退去,爪子刀在距离冯灿的咽喉只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缝隙的位置划过,冯灿感觉自己喉头冰凉,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又被割喉了。

            冯灿肚皮上伤口划的很深,但是并没有流血,因为冯灿的身体特殊,新陈代谢非常的缓慢,身体里根本没有多少血液,如果长期不喝血,血管里面就几乎是空的,喝了猪血之后,会恢复一点。

            加里森看着冯灿的伤口,有一点奇怪,眼神也有一些严肃。

            因为这伤口没有流血。

            更因为,为了提高杀伤性,加里森的两把爪子刀,都抹了毒药的,剧毒氰化钾,基本上,见血封喉,当场去世。

            但是冯灿没有。

            还是因为,冯灿的身体,冯灿整个生命体征都非常的微弱,仿佛一个将死之人,甚至于根本就是一个死人,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中毒死亡呢。

            恐怕只有割喉、砍头或者心脏破碎这样的暴力伤害,才能够把冯灿彻底杀死。

            毒品,对于冯灿来说没有什么用。

            更何况冯灿的手掌心还有一片绿色的斑块形状印记,是宋晓冬给冯灿的第二条命。

            “你,为什么不死?”加里森问冯灿。

            冯灿被问懵了。

            这是什么新时代的问候方式。

            冯灿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的刀,上了剧毒的?!奔永锷脸鲎约旱淖ψ拥?,刀刃上,闪烁着微微的紫光。

            冯灿听明白了加里森的意思,轻轻地吸了一下鼻子,对加里森说道:“我天生丽质,百毒不侵?!?

            “哼?!?

            加里森听了冯灿的话,不屑地一声冷哼,又冲上来,一脚飞踹。

            冯灿伸手格挡,一脚踢在了冯灿的胳膊上,用胳膊?;ぷ×四源?,但是加里森的一条腿被冯灿挡住了,另外一条腿则没有,也在空中踢向冯灿。

            冯灿头向后一缩,另一条腿踢空,加里森在空中劈了一个叉。

      //www.wgxp.net/book/25/25669/2394308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湖北体彩十一选五 www.wgxp.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wgxp.net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3-09
  • 北京市延庆区融媒体中心今天揭牌成立 2019-03-09
  • 韩国地选结果轮廓初现 文在寅所在党派大获全胜 2019-03-01
  • 不管怎么修饰辞藻,只要放弃革命,就是苏联的结果,还用证明吗? 2019-03-01
  • 广灵县筹建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9-02-27
  • 40th anniversary of reform and opening 2019-02-27
  • 中国空军歼—20战机首次开展海上方向实战化训练 2019-02-22
  • 候选案例:我是创益人 2018-11-21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1-20
  • 他是受了启发才明白这个道理。而这个道理是对的。两个人组合,必须要产生两个人接续,才能保持力量的延续。人口数量的衰退,一定是两种原因,一是战争,而是生产能力的提升 2018-11-20
  • 宜居中国厕所革命论坛举办 成立首个专业厕所革命研究所--旅游频道 2018-11-19
  • 国内首届GMF电竞音乐节将在深举行 2018-11-19